image.png


每天都有人讲一堆的道理

就连艺术也在讲道理

把道理建立在一个虚假的现象之上

道理变成了真理


image.png

image.png


俞心樵说

一支球队也阻挡不了他爱

那个把月球踢上天空的女疯子

科学也不能


我想

深情才是重要的

道理应该玩蛋去

科学也要玩蛋去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Waclaw Wantuch是一个生活奢侈的摄影师

他在豪华的工作室玩弄光线

看到这些照片

你能想象到每一只屁股的命运吗?

这些光影下的曲线和肉

患上了强迫症


image.png


Waclaw Wantuch,

著名摄影师和作家,

1956年出生于波兰。

毕业于克拉科夫美术学院,

专注于艺术人体摄影,

出版过多本摄影集,

在国内外举办过多次展览。


他的黑白艺术人体摄影作品

和之前为大家介绍的法国摄影师

Eric Marrian拍摄的《白色方块》有异曲同工之妙,

都是使用了极简主义这一艺术手法,

摄影师以减少、否定、

净化来摈弃琐碎,去繁从简,

以获得人体最本质元素的再生


image.png

image.png


是迎接


是欢乐


是你我


上帝早已将光明投放人间

只是人们又在拼命的制造黑暗

躲在黑暗处呼唤光明


从来不曾停止荒诞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