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png

摄影/林燮  模特/樱桃  编辑:在野


“艺术不是一种你可以翻译或破译的东西。观赏艺术品这一经历的目的不是为了说出其‘真正的意义’,不要另建一个‘意义’的影子世界……现在重要的是恢复我们的感觉。我们必须学会更多地看,更多地听,更多地感觉。”

——苏珊·桑塔格,《反对阐释》



为什么要拍摄裸体,拍摄裸体的意义究竟在哪里并不重要,作为一种表达方式和手法,这只是创作者自主“安排其艺术形式的一种特别习惯”,又或者,可以粗略地称其为——风格。


对于创作,作者自身也许未曾带入过那么多乌托邦式的解析,观者道德说教式的讽刺可能也只是空中楼阁,单就风格而言,本该看重的内容和形式渐渐湮没在了意义的泥潭之中。如今的我们已经变得太过于讲究事物所谓的“思想”了,对于当下很多“表面之物的公开的敌意或明显的鄙视”让人锲而不舍地追问它“代表了什么”、“意味着什么”、“又有什么意义”,而这种敌意和鄙视也愈加激发了阐释的热情。我们站在一幅作品前,开始对画面进行视觉分析,拼命想要寻找一个符码对等物,这本身就是一件荒唐的事情,因为你不是在看当下展示在眼前的这件作品,而是在看自己记忆中的那样东西,你希望自己预设的意义能借由恰当又合理的时机出现在画面中以佐证某些“想要的答案”。


在情色摄影中,情况尤甚。


苏珊·桑塔格曾在《反对阐释》中提出了她一生为之抗争的主张:显露真相,反对对艺术和生活的简单化和冷漠。


先入为主的成见和刻板印象就是我们生活中最直观的简单化和冷漠之一。


「裸模」、「人体」、「情色」、「肉欲」……这些在我们的话语体系里始终与争议相伴的词汇,不知何时作为反道德的特定阐释符码出现,笼罩在唾沫粘稠的氛围中。可谁曾想,有一天它们也会想要撕去经年累月的伪装和被赋予的“意义”,以本真的存在直面观众。这个时候,希望观者也能放弃刻板印象,忘掉某些想要佐证的答案,让判断和眼光停留在“它如何是这样”而不是“它意味着什么”上。最后,让我们回到画面本身,回到它的内容和形式美感,注重体验,而非阐释,试着以一颗开放而真诚的心来看看创作者的态度以及他们所认识的世界。当你不可避免地陷入对一件作品的妄想时,感性体验不应该因其理所当然而不予重视,相反,它应该是最真挚的。


更何况,能脱掉旅行者外套的,并不只有北风,还有和煦温暖的阳光,这何尝不是旅行者开诚布公的一种前行方式呢?


今天,我们邀请到摄影师林燮和模特樱桃,一起就这些较为敏感的话题来聊聊各自的看法,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助益。


image.png

林 燮

1980年生,国内知名人像摄影人。他的照片气质舒缓,温暖怡人,在波澜不惊的画面中饱含情感。


「我是在微博上经一个摄影同行的介绍,知道樱桃的,通过她微博上不同风格的照片认知了她。我很佩服她的勇气及率真,自然不造作,不刻意讨好别人,一直按自己想要且喜欢的方向去做自己。偶然的机会让我们合作拍下了《樱桃说》及《最好的时光》,我发现她的不自信正在经由镜头慢慢发生改变,找到了信心、发现了自己的独特之处,在芸芸众生里追寻属于自己的美丽,也让一些争议声逐渐变成了掌声,吸引了大量粉丝。不可思议的是,在这群人中有很大部分是女性,她们给我留言说,樱桃的勇敢和对生活的态度让她们看到了希望,为想要的生活找到了方向,给予了自己踏出第一步的勇气。


谢谢樱桃,也谢谢所有支持我的朋友们,是你们的包容和鼓励,让我一直向前努力。也让我知道,一个人能按内心的意愿做自己,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


——摄影师 林燮


image.png

樱 桃

平面模特,常驻昆明



「大家都叫我樱桃,我来自南方小城昆明,是个固执敏感的金牛座女孩。我喜欢拍照估计和我曾经是云南艺术学院的学生有关吧。除了拍照,我平时的生活其实挺无趣的,没工作的时候就喜欢宅在家里,旅游是目前最大的爱好。没有洁癖,没有强迫症,不抽烟不喝酒,不爱买奢侈品,喜欢一切可爱的小动物。


我和simon(林燮)合作过两回,第一回只短短相处了半天,他是一个很会调动模特情绪的摄影师,仅仅半天时间就出了很多高质量的照片。第二次的拍摄持续了三天,让我和他的合作有了更多的默契和惊喜。第二次写真集的拍摄比起第一次更加多元,也尝试了多种风格和基调,最终呈现的效果相当不错呢。


我一直都很喜欢simon的影像风格,他将女性温柔的观感和身体的柔美体现得淋漓尽致。」


——模特 樱桃


image.png


关于被摄者(模特)和摄影师,以及摄影作品之间的关系。



To 林燮:模特不同于其他被摄体,他具有完整的主观体验,也有自己的表达方式和想法。但就一般而言,模特在照片中的角色表现和出演方式是完全遵照摄影师的想法和拍摄规则的,也就是说,在一定程度上,被摄者是从属于创作者的,这种观点你同意吗?你的看法是?


我并不是很认同这说法。我觉得摄影作品是双方面的合作及碰撞出来的一种未知状态,它可以有一个大方向,这个大方向是摄影师及被摄者双方沟通得来的。我始终觉得拍摄的风格必须要双方都认可和喜欢,才会有一个作品应有的高度。所以彼此的关系是紧密联系、互相影响的。


To 樱桃:作为模特,你认为被摄者是从属于摄影师的吗?如果被摄者是独立于摄影师的,那在拍摄中被摄者怎样完成自我诉求?因为模特并不是摄影师也非创作者,你认为模特与摄影作品的关系是什么?


不光是摄影师,其实模特也会有她的诉求,只是模特的诉求更多的时候是透过眼神和肢体语言来体现的,只有当你入戏了,充分理解并融入摄影师带领你进入的这个情景,才会有好的作品呈现,模特的诉求也才能间接得到满足。


模特与摄影作品的关系更像是鱼和水的关系,当一组作品遇到一个好模特,就如鱼得水一般作品的魅力得到更好的升华和体现。


image.png

image.png


关于模特在拍摄过程中的“被物化”。



To 林燮:你怎样看待展现在镜头前的模特?除去前期的沟通交流和拍摄中对被摄者的鼓励、引导,你还会在拍摄中考虑对方对某些行为、姿势和拍摄方式的感受吗?每一次拍摄裸露人体的时候,是一种司空见惯的体验,还是有一种物理冲动在里面?


我觉得,如果太刻意地去摆布被摄者动作,或是建议对方照抄一些自己所喜欢的摄影师作品里的姿势都是无趣且空洞的。因为你也知道那不叫作品,而是缺乏摄影师职业道德的表现,更是对自己作品的不负责。这样的作品既没有情感更没有意义及价值。


我觉得人体作品,最迷人和刺激人心的,不是肉体的本身,而是被摄者的状态,这绝对是影响作品高度的关键。因为我们都知道被摄者最难得就是要求她的真情实感,而不是自己如做戏般单方面的表演,也不是如演员般去直接演绎摄影师的要求。最可贵且难得的,是被摄者在摄影师的引导下所呈现出来的一些未知而不可控的情绪和氛围,那种情感的表露很难,但它会引导读者不经意地进入画面,脑海里也开始有着一些自己的幻想空间。


image.png



To 樱桃:你认为“穿脱衣服”的主动权是掌握在被摄者,也就是你自己手里的吗?照片的格调高低和被摄者(包括被摄者的裸露状况)有关系吗?作为一位已经成名的人体摄影模特,你有过就“脱不脱衣服”即表达方式和拍摄理念同摄影师产生冲突的时候吗?


我是觉得这不是简单的主动权的问题,而是要视摄影师和作品想要表达的内容来决定脱与不脱,如果本身摄影师一开始就没有想法或者欠考虑,即使脱了亦不会有格调,反而失去了脱的意义。


和摄影师产生矛盾是很正常的事,但往往不是脱不脱的问题,作为一名职业摄影师和模特,一切的出发点都是为了呈现好的片子,如果当时的情景确实裸了更加出彩,作为一名职业模特也不应该仅仅为了害羞或者其它杂念而放弃这一次能让照片更完美的机会。


image.png


如果说,情色是一种情感体验,而色情是一种生理欲望。那二位认为私房摄影更多展示的哪一种体验,你更倾向于带给观者一种什么体验?两者有优劣之分吗?



林燮:色情是低俗的与“性”相关的文化,它所呈现出来的比较直观暴露,也直接影响了社会的道德教育层面。而情色是带有“性”内容的文化,但是它却是比较含蓄内敛的,在适当的范围及一定的度里,是被人所允许的。


樱桃:个人认为私房更多展示的是前者吧,我在拍摄的时候是不会想着什么色情和欲望的,那样会让我的片子变的不纯粹,个人觉的情色要比色情更有格调吧。


image.png


筱山纪信直接将摄影断言为“一种情色的媒介”。



To 林燮:作为摄影师,你认为最重要的是“情”还是“色”?


我觉得最重要的在于“情”而非“色”。情感在摄影里面绝对是起主导地位,至少在我个人的摄影作品里。因为,被摄者的情绪及状态直接为画面加分,更可以让读者直接陷入深思,给人以空间。而如果摄影的主导放在“色”上的话那无疑过于直观性地利用让身体直接暴露去投机取巧吸引读者,直接把读者的视觉中心引导在色上面,这样的作品缺乏艺术性及探讨性。


To 樱桃:你曾说“摄到深处自然裸”,也说过“…衣服反而成为你的束缚,那不如干脆脱掉,你越是想东想西,出来的片就愈加色情。”那你认为“色情”的照片有着不入流之感、显得不高级吗?你怎样定义照片的“色情”?这是照片的一种客观呈现,还是观者内心的主观感受?


其实更多的时候还是取决于观看者的内心,如果你心里就是色情,你哪怕就是露只手他也能联想到色情。


image.png


荒木经惟说“拍照时我很温柔,因为温柔是对被摄者的尊敬。我的眼里没有影像,只有礼赞。”



To 林燮:摄影师在面对所谓的裸模(人体模特)的创作过程中,需要的是尊重还是欲望?摄影师应该将欲望带进拍摄中吗?


我同意荒木老师的话,这些年来拍过那么多被摄者,我始终感谢她们的信任及支持,还有包容。她们非常愿意聆听我的意见,也很尊重我的摄影作品,很多人都愿意让照片呈现在大家面前,哪怕会引来一些流言蜚语,但她们始终认为这是一种艺术,也是属于内心的真情流露。这些是她们经历岁月的真实记录,应该值得尊重。


摄影师在拍摄过程中是必须要有欲望和目的性的,因为你要知道你是作品背后的灵魂,你有义务和权利去做到更好。通过适当的引导,让对方进入角色,让被摄者放松下来肆意展现情感。


To 樱桃:你对摄影师说过“永远要记住你拍的模特是一个人,一个有血有肉有思想的人,她不是一件物品,你如果忘记了这个事实,你拍出来的作品永远浮于表面,没有深度。好作品是对你拍摄的对象有足够了解和洞察才能出来的。”


这种要求其实是对摄影师做人的要求,但事实上,我们看见的一部分私房照并不符合你所谓的“把模特当人”的态度,你认为“猎奇”这种观看心态在情色、私房、人体摄影中占据着怎样的地位?“被物化”在私房类摄影中,是否是一个无法规避掉的困境?


关于猎奇的心态,我个人觉的也没有什么不正常,它不仅仅存在于摄影中,在现实生活中同样存在。只不过现实生活中可以用爱情来约束过分猎奇的心理,在摄影中你却不能仅仅只依靠一两张照片来做到这一点,仅仅是要表现出特别就很不容易了,如果你不够特别就难免被物化。


image.png


摄影是一种表达方式,一种和绘画、雕塑一样的媒介,媒介本身并不是本质也不含情感。但通过媒介去实现的个人诉求、情感宣泄的出口却各有不同。



To 林燮:你作为摄影师,拍摄是一个私密的过程,地点(不论室内室外)大多是个私密的环境,面对的对象是一个展现私密之处的人;但是完成拍摄后,照片天然拥有传播功能和大众属性,也就是它的本身“公开”面对观者,受观者意见洗礼……那拍摄私房照片是完全私人的、内向的、静止的、不联系的吗?私房摄影拥有大众属性和传播功能吗?您希望私房照片是内向而不产生联系的,还是希望它能面向观者?观者的反馈对私房照片而言会有什么不同于普通人像作品的地方吗?受众对于你作品的反馈是否会让作品本身拥有更多的情感出口?


的确,为了可以让被摄者可以在放心且放松的状态下展现自己,我们通常会选择一些比较私密的地方进行创作,比如房间,或户外、郊区人迹罕见的地方。只有在这样的环境下拍摄,被摄者才会感觉到安全,可以肆意去展现自己内心的一些状态和想法,才能真正在你的镜头面前展现身体之美。


完成拍摄后,有人会把最终的作品珍藏起来,哪怕自己呈现出的身体并不完美,但那也是青春最美好、最难忘的回忆记录;也有人会大胆把作品完全公开,通过杂志或影展传播出去,接受观者的意见洗礼,如我们这次话题里的樱桃同学。


樱桃说她所想要的美,并不是那些早已泛滥网络的五官雷同又有点刻意暴露的美。她觉得没人是完美的,都有自己的优点和缺点,但这些都是属于自己的独特性,都是与众不同且独一无二的个体。她在镜头下找到自信,找到陌生而又熟悉的自己,她相信自己是为拍照而生,也享受摄影带给她的乐趣及沉思。


对于此,我觉得观者还能对她们就所谓的道德观有所指责吗?我会选择尊重,并充满敬佩之意,敬佩她们的坦然、诚实。因为她们的勇敢,我们可以看到更多的内心,更多的欲望和想法,也经由这些私画面,我们或许会抚问自己内心的感受。所以我觉得私人像比普通人像更具魅力及探讨性的价值。


image.png


【受众对作品的反馈一定会让作品本身拥有更多的情感出口。林燮提及“因为她们的勇敢让我们可以看到更多的内心”,也正因为她们的勇敢,我们不只可以看见她们的内心和摄影师的内心,通过这些影像的传播,我们更多地是看见别人的、第三者的、观者的内心和人性,看见真正意义上,活脱脱的欲望和丑恶,同时,也看见真正意义上的理解和宽容。】



To 樱桃:你在摄影媒介中扮演着一个被观看者的角色,不管是演自己还是演别人,这都是相当私密的一种形象,你是怎样体验这个私密角色的?你在 “将私密的”变成“众人的”这个过程中得到了什么?最困难的是什么?因为你并非创作者,所以你的情感出口在哪里?


这个问题有点抽象,其实在拍照的时候我并没有想那么多,我更多的时候只是尽力让自己放松下来,忘记镜头回到本我中去。至于得到了什么,我想我得到的更多的是一种对于自己更全面更深刻的认识。最困难莫过于你既要忘了拍摄者的存在,又不能完全对他无视。更多的时候因为照片是无声的,我的情感更多的只能通过眼神来流露。


image.png


什么才是情色照片的素材。



To 林燮:作为摄影师,你认为衰老的、肥胖的、不完美的肉体也能成为情色摄影的载体吗?当这样的人群找到你,希望拍摄私房照片的时候,你会基于什么样的理念去创作?巧的是,摄影史上很多有名的人体照片都是不完美甚至饱含缺陷的身体,你怎么看待这一现象?


每个人都是有自己个性及特色的,我想这世上没有两个一模一样的身体吧?我不抗拒被摄者的体型不完美或是被摄者的年纪,我只知道我是一个摄影师,一个影像记录者。有人找你拍照,愿意把自己最私密的身体展现在你面前,这就是信任,也是需要很大的勇气,我要做的就是感谢她的信任,然后掏心努力拍摄,为她交上满意答卷。


To 樱桃:作为人体模特,你接受自己身体的不完美吗?如果你没有丰满的胸部,纤细的腰肢,甚至有一些缺陷,比如,肥胖,那你一开始还会走上这条路吗?你认为情色照片(私房照片)需要的到底是什么?


我完完全全接受自己的不完美,因为我不能欺骗我自己,只有知道了自己的不足和缺陷,你才会在拍摄中去避免或者修正。我认为情色照片需要的是一种对于身体和生命的敬畏。


image.png

image.png


裸体是“人的不设防状态”(Joyce Tenneson)



To 林燮:当摄影师的镜头直视裸体的时候,是否有种入侵性的、攻击性的感受?这种感受给拍摄带来的效用是正面的吗?


我觉得还好,拍摄当下其实并没有想太多什么入侵或攻击性的感受。作为摄影师,首先你要明白当中的职业道德及操守,而且我拍摄时通常会放音乐去调和气氛,让其肆意按自己的感受及方向去展现,我能做的就是记录,眼睛死盯着取景器,生怕会错过什么,因为我知道有些情绪只就在一两秒之间。


To 樱桃:当你以裸露的姿态面对周遭环境的时候,你觉得自己是设防的吗?衣物的掩饰在褪去者的眼里是遮挡真实的累赘吗?Tenneson说她“想要试着把裸体作为一种窥视人的精神、也就是内面的自我的窗子来运用,希望观众能够感受到人被解放出来的姿态、人的不设防状态,能够从这些人体看到自身。”你认为能够从别人的身体看到自身吗?你觉得观者能在你的身上看到什么?


衣服从某种角度来说确实是种掩饰,当一个人面对赤裸的自己的时候,才是最真实的时候,不管是设防也罢,解放也罢,那种情绪都要比穿着衣服的时候来的更猛烈、直接。


某些照片里的状态的确会联想到自身的某些时候,不过这样的时候并不太多,我通过照片能带给观者的也可能只是对某个片段、某个人的念想和回忆。兴许也会有对于我的好奇和欲望。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最后一个问题我们提给樱桃:拍到现在,积累的名气和经验在与摄影师的交往与互动中有什么影响吗(或者说在创作中是否有一些主动权)?在你最近参与拍摄的作品里,是摄影师主动找你拍的多,还是你主动选择摄影师拍的多?


随着名气和经验的累积能让我在面对更多、更复杂的拍摄时更得心应手,也让我在拍摄中有了更多的话语权。我最近的作品基本都是摄影师主动约拍我的。